2020年Q1全球蜂窝基带处理器市场收益同比增长9%达到52亿美元

   日期:2020-11-20     作者:工业品商城    浏览:6    
核心提示:近日,戴姆勒和英伟达宣布,子公司梅赛德斯奔驰品牌车型将从2024年开始,搭载基于英伟达最新一代芯片的自动驾驶系统。这款芯片就是英伟达刚刚发布的AGX Orin,计划于2022年量产。 随着2010年之后,美、欧、日等成熟高空作业平台市场进入稳态更新阶段,包括中国、土耳其、西班牙、巴西等在内的新兴市场增速非常快。仅从中国
       近日,戴姆勒和英伟达宣布,子公司梅赛德斯·奔驰品牌车型将从2024年开始,搭载基于英伟达最新一代芯片的自动驾驶系统。这款芯片就是英伟达刚刚发布的AGX Orin,计划于2022年量产。
       随着2010年之后,美、欧、日等成熟高空作业平台市场进入稳态更新阶段,包括中国、土耳其、西班牙、巴西等在内的新兴市场增速非常快。仅从中国市场看,自2012年起年均增速超过36%,截止到2018年年初,总保有量达到5-5.5万台。据国际权威协会专家预计,国内第一阶段保有量预计将达10万台以上。此后将迎来一小段平稳期,平稳期后将迎来第二次高速增长。
  这是一个开放的系统,但为了适应梅赛德斯·奔驰的要求,将配备专门设计的软件。这将是一款软件定义的汽车,基于强大的算力和定制化的软件及OTA迭代升级。
   新型高空作业平台集成了现代传感、物联网技术和人工智能大脑,通过设备自控系统、移动应用和远程管理平台,实现智能诊断和故障预警的检测。这些新的空中作业平台有助于提高机械操作的安全性和方便性。
  英伟达汽车部门高级主管丹尼•夏皮罗(Danny Shapiro)表示:“现有在售车型中多达100多个ECU,其中许多将被软件应用程序所取代。这将改变汽车的功能,从挡风玻璃雨刷到门锁,再到驾驶性能模式。”
  实际上,基于域控制器的全新一代电子架构,正在成为未来数年各大汽车品牌争夺新车市场份额的关键要素。在这背后,不同的汽车制造商有适合自己的不同战略部署。
  大众集团选择组建内部的软件开发团队,着手打造VW.OS这样的底层操作系统。当被问及戴姆勒是否会像大众那样招募大量软件专家时,该公司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部门发言人Bernhard Wardin表示,他对此无可评论。
   例如,蜘蛛车是一种集传感器、限位开关布置于一身的高空作业平台,整机分布着几十个传感器和限位开关,操作中任何一个传感器或限位开关故障或不到位,蜘蛛车将无法工作。 
   随着互联网技术和传感器技术的进步,传感器在抑郁症的治疗上也逐渐在发挥其作用。其中就有研究机构的科学家表示,可以利用手机的传感器帮助识别哪些人有几率患上抑郁症,并确保病人得到更迅速的治疗。 
  一个名为普罗米修斯的项目,这是当时所有主要欧洲汽车制造商、供应商和众多研究机构之间的合作。到了2013年8月,戴姆勒首次在高密度和复杂的交通情况下,完全自主地完成了约100公里长的自动驾驶路线
       作为最常见的一种心理健康疾病,抑郁症对患者的工作、学习、日常生活和社会交往都会受到明显的影响。抑郁症之所以能大范围的围绕在我们身边,主要原因在于抑郁症的在开始阶段通常是难以发现与预防的,这些症状会被人们忽略,以至于在后期的治疗上才会困难重重,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对抑郁症的前期症状追踪与分析就变得非常重要。
  去年,2019年7月23日——梅赛德斯·奔驰和博世在斯图加特联合AVP试点项目的亮相,更是开创了行业内首个政府审批落地的“自动代客泊车”示范。与此同时,这个项目也被视为自动驾驶道路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科学家们表示,通过跟踪人们每天使用手机的平均数和记录 GPS 数据,能够以较高精度的水准,识别人们是否患有抑郁症的症状。 
  在当时的合作方博世公司看来,通过使用智能停车场基础设施及其与车辆联网,已经成功实现了L4级无人驾驶泊车,比计划的时间早得多。
  应该说,梅塞德斯·奔驰以前的许多创新安全技术如今在整个行业都被视为标准配置。众所周知的例子包括1978年在S级轿车中引入的防抱死制动系统(ABS), 1981年引入的安全气囊,1995年首次在S级双门轿车中使用的电子稳定系统ESP®。
  不过,恰恰正是传统汽车制造商对于安全的保守和严谨的遵从,使得过去几年在新技术落地上,普遍落后于像特斯拉这样的新势力的激进挑战。
  我们如何在人和机器之间建立信任?这是戴姆勒自动驾驶战略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人们需要能够快速、可靠地判断自动驾驶汽车接下来会做什么。”
  一直以来,梅赛德斯·奔驰通过“概念车”的模式,与外部供应商合作项目来展示了未来自动驾驶汽车如何与周围环境进行沟通和协同工作的进一步可能性。
   那些患有抑郁症的患者往往会更频繁地去一些正常人不会去的地方,从社会的角度来看,他们往往也更加孤僻。因此,研究人员后来分析了28名参与者的数据,去观察高频度的电话使用(心理孤僻人群中的一种寄托)或 GPS 数据与抑郁症之间的关系(由于某些技术问题,其他12位学员未能纳入研究)。
  事实上,在自动驾驶的渐进性落地进程中,类似梅赛德斯·奔驰这样的传统品牌也习惯于用SAE的功能等级(从L0到L5)来给自己设定条条框框。实际上,回看特斯拉的Autopilo和FSD,很少有提及类似的功能界定。
 
  这既是一种抛开传统约束的方式,也是一种打破行业固有技术、功能定义的方式。对于新势力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策略,但对于传统势力来说,有很多历史包袱。
    为了证实这个猜想,研究人员招募了40名年龄为19至58岁之间的志愿者,并要求参与者填写一份普通的抑郁症调查表。在之后为期两周的时间里,他们通过一款名为Purple Robot 的 Android 应用程序追踪参与者的移动和电话的使用。
  比如,为了保证L3级自动驾驶技术的商业化落地,梅塞德斯·奔驰要对功能实现做很多的限定性条件,甚至为此还发布了一份自愿性安全自我评估报告,涉及到高速公路自动驾驶系统安全的方方面面。
  研究人员发现,通过手机收集到的一些变量与参与者的抑郁情况密切相关。研究人员解释道,越抑郁的人,在行为上就越不规则,这意味着他们在离开家或返回家方面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时间。研究人员还发现,越抑郁的人也会更多地使用手机,这点符合研究预期。
  安全第一,是传统汽车制造商遵从的理念。在这一点上,显然特斯拉是寻求“弯道超车”的模式,抓住消费者对于新技术的“好奇”心理,大干快上。
    总体而言,科学家建立的模型能够以87%的准确率识别人们的抑郁症症状。这一发现表明手机传感器数据可以被用来提供抑郁症的客观行为的证据。虽然这是一个非常小规模的研究,研究人员还没有得到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数据,但把这些因素先放在一边,这项研究势必能在抑郁症的追踪上为后人提供可用经验。 
 
打赏
 
更多>同类新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新手指南
采购商服务
供应商服务
交易安全
关注我们
手机网站:
新浪微博:
微信关注: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其他时间联系在线客服)

24小时在线客服